找回密码

《口袋妖怪GO》进入国门,尚能饭否?

  就在本周,一则新闻在我们的VR/AR圈子里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据《金融时报》报道,随着开发商Niantic与中国游戏公司网易达成合作,2016年大热的AR游戏《Pokémon Go》终于要登陆中国市场。

自2016年发布以来,《Pokémon Go》便火遍全球,吸引了数以亿计的下载量。但到2017年,Niantic的营收出现下降。而现在,随着在全球最大的移动市场中国推出这款游戏,Niantic有望恢复增长。

——《Niantic与网易达成合作 AR游戏《Pokémon Go》终于要来中国!》

好了,报道内容便是如此,对于我们玩家来说,接下来值得关心的就是这两个问题了:

姗姗来迟进入国门的《Pokémon Go》会有人玩吗?

国产AR游戏的春天会由此降临吗?

OK,既然如此,今天就来让我们简单聊聊吧:

他们的选择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科学的调查一样没有发言权。既然如此,要想了解“精灵宝可梦”玩家的真实心态,不做一点采访肯定是不行的——于是,在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天,我就在朋友圈里挑了一位经验老道的神奇宝贝训练师,认真探讨了一下这个话题:

Q:《Pokémon Go》要进入国门了,你会去玩吗?

A:看情况吧。如果有熟人在玩的话我应该也会去试试,否则就不一定了。毕竟,这玩意的完成度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Q:何以见得?

A:至少在目前,《Pokémon Go》的主题依旧是收集而不是对战,这样游戏的乐趣明显就薄弱了许多;不仅如此,对于一般手游玩家和“精灵宝可梦”玩家来说,长达一年的迟到实在是太久了,他们早已找到了新的乐趣所在。

  Q:是吗?具体都有些啥?

A:从《Pokémon Go》刚刚开始蹿红算起,跟风换皮的手游就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了应用商店里;在我的印象中,最近依旧比较热的应该是《口袋妖怪复刻》;

  虽然是不折不扣的山寨,但一般手游玩家哪管得了这个啊……先下手为强还是那么奏效。

而对于忠实的系列玩家来说,《pokemon trading card game》已经让他们找到太多的乐趣了。

  Q:所以说,在你看来,即便是历经磨难进入了国门,《Pokémon Go》萦绕的光环依旧无法产生引人入胜的沉迷魅力?

A:嗯,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不可复制的成功

事实上,早在2017年年初,在广电总局发表《出于对国家和人民安全考虑,AR+LBS游戏暂不受理》公告的时候,87870就发布过两篇标题《为何<口袋妖怪GO>无可取代?》的分析文章,作者是我——考虑到这篇文章的字数实在是有点多,这里就简单引用一张插图点缀一下:

  我估计大多数朋友都猜不准这玩意在“Pokémon Go元年”得到了多少人的支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点开链接温习一下。

事实上,尽管从第一部宣传片开始就把“与现实融合在一起”视作重要卖点,但究其根源,这部手游的AR元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丰富——否则也不会专门添加一个“关闭AR模式”的功能了。

  实际上,相比于AR,《Pokémon Go》真正的核心支柱其实是乍看之下完全不起眼的LBS(基于位置服务)——关注互联网时间较长的朋友应该还记得这个概念在2010年左右的时候曾经火热过一阵,但随后很快就淡出了焦点也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在移动导航和数字地图等领域已经拥有了广泛的应用,但在游戏领域这项技术有所建树的例子实在是寥寥无几,《Ingress》曾经算是其中的翘楚之一。

然而,对于这款游戏背后的开发商Niantic来说,他们对LBS所蕴含的潜力始终深信不疑,凭借着常年运营《Ingress》所积累的经验和数据,再加上一点恰到好处的机会把握,最终创造出了《Pokémon Go》这部令人惊叹不已的作品——就本质而言,这是一桩放长线钓大鱼最终赚得盆满钵满的大生意,压根不是什么“看到热点蹭了一下于是大发横财”的暴富神话。

所以说,还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Pokémon Go》的成功是口袋妖怪这个IP的成功,是LBS厚积薄发的成功,唯独不是即将涌上沙滩的AR后浪的成功。在2016个2017这两个VR主题年中我们已经收获了太多经验和教训,AR这一波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错误重演了,对不对?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