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早报 - 正文

谷歌屈服脸书宣战:澳大利亚各界对被硅谷巨头“痛打”作何反应

Orange 2021-02-20 8888°c

新浪科技讯 2月20日早间消息,据报道,澳大利亚新法案(尚未变成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向新闻媒体付费,两大巨头做出截然不同反映。Facebook公开叫板,封杀澳洲媒体,禁止用户转发新闻。面对这一意想不到的政策,澳大利亚网民在一阵发蒙之后才开始意识到这个残酷事实。

2月18日,澳大利亚的新闻媒体,甚至一些澳洲的政府部门或机构在一觉醒来后,发现他们的脸书(Facebook)页面内容全被清空。各大媒体也在纷纷报道自己被脸书禁言的遭遇。

Facebook此举针对的是澳大利亚拟议中新媒体法,新法律要求谷歌和Facebook对于所链接的新闻内容付费。而在过去,谷歌认为这些链接其实上给媒体带来了丰厚的访问量。

澳洲智库“澳大利亚研究所负责任科技中心”主任路易斯(Peter Lewis)表示,Facebook采取了最极端的愤怒做法。

谷歌和Facebook做出了不同反应。就在脸书封杀澳洲媒体的前一天,谷歌刚刚与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7 News签订了新闻授权和内容合作协议。Seven West Media宣布,已与谷歌达成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为谷歌新产品新闻展示提供新闻内容。这一行为被舆论界视为谷歌这是向澳洲示弱。

民众反应

Facebook的举动在澳大利亚人中的反应各不相同,有的无所谓,有的民众感到愤怒。周四在推特网站上,“#删除Facebook”的话题标签开始流行起来。

除了删除澳大利亚媒体新闻网页之外,Facebook还意外删除了一些慈善机构、政府健康部门、小型企业以及一家气象局的新闻网页。

悉尼市居民拉莱左(Fred Azis-Laranjo)对媒体表示,Facebook的举动会引发强烈反弹,在澳大利亚将会失去用户和客户,“澳大利亚人过去从Facebook动态信息流获取新闻,他们的举动将会带来不便,引发愤怒情绪,长远来说,如果新政策能够鼓励民众更加主动的寻找新闻,我认为这是好事,这样他们可以获得更加多元化的观点,另外也会让老牌新闻媒体相比于小众媒体更有优势。”

另外一位悉尼市居民高子贝(Josh Gadsby)表示,他和许多澳大利亚人关心此事,Facebook甚至删除了非新闻机构的网页,这让矛盾加剧。

高子贝表示,他曾经在《金融时报》工作多年,看到了Facebook和谷歌对于传统媒体广告产生的冲击,因此向媒体支付费用是合理的。他认为Facebook应该和澳大利亚媒体进行谈判,达成授权协议。他也表示,这一次的新闻封杀举动不会延续很长时间,很希望看到Facebook的下一个举措。

Facebook这一次封杀新闻的时机,也引发了争议。

悉尼市一名销售金雷德(Natasha Kinrade)表示,在新冠疫情时期,Facebook封杀新闻显然是错的。过去在恐怖袭击等事件发生后,Facebook是快速获取新闻的最佳平台。

悉尼市风险投资从业者亨德森(John Henderson)表示,一些合法的新闻媒体从Facebook平台上消失,这会在社会上带来不良后果,包括给一些非权威新闻或者假新闻提供生存空间。

墨尔本的视频编辑杜尔特(Joe Daunt)表示,如果人们在Facebook之外的地方获取新闻,这将会让他们避开更多的假新闻假信息,这是件好事。

新南威尔士的戈尔(Jon Gore)表示,他对Facebook的举动无所谓,自己现在很少在Facebook阅读新闻,实际上,在Facebook上获取新闻自己还要做更多的核查来源的工作。

戈尔表示,对于那些耸人听闻的新闻不感兴趣,那些标题党新闻令人厌烦,他也不会去点击。他也表示,Facebook删除新闻网页将给一些慈善机构和小企业带来麻烦,许多机构实际上利用Facebook的网页取代了一个独立网站。

昆士兰大学的工作人员高沃尔(Carly Gower)表示,她认为澳大利亚的新媒体法律不合理,“新闻媒体自愿在Facebook上发布新闻,社交平台为何要付费呢?这一次Facebook的封杀有点严厉,但是对于那些需要这部新法律的媒体来说,我认为Facebook做法是公平的。”

Facebook发言人对媒体表示,公司将会调整一些封杀措施。发言人表示,这一次的措施主要禁止新闻媒体以及用户分享或者阅读澳大利亚和国际新闻,澳大利亚新法律没有明确定义新闻内容,因此公司为了尊重法律采取了更广泛的措施,不过一些意外删除的网页将会被恢复。

政界观点

相比于一些无所谓的市民,澳大利亚的政治家对于Facebook感到愤怒。

该国总理莫里森表示,Facebook的举动令人失望、充满傲慢。

澳大利亚财政部长福雷德伯格(Josh Frydenberg)周四表示,Facebook现在的做法是错误的,也没有必要。这次措施过于严厉,将会损害Facebook在澳大利亚的声誉。

福雷德伯格表示,Facebook甚至封杀了一些政府机构网页,涉及到新冠疫情、心理健康、紧急服务以及气象局,这些举动和媒体新法律毫无关系,而且新法律还没有获得参议院通过。

在周五的推文中,福雷德伯格表示已经和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进行了会谈,他们谈到了余下问题,并同意双方工作小组应该解决这些问题。

市场研究机构Statista的统计数据显示,62%的澳大利亚人通过电视获取新闻,而52%则是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

悉尼市国际政治研究机构“CT集团”的负责人柯根(Paul Colgan)表示,许多澳大利亚人利用Facebook获取新闻,但是他所在机构的研究表明,许多澳大利亚人意识到,全球性科技公司变得越来越强大,甚至损害了澳大利亚企业。

柯根表示,删除健康、天气等新闻网页给市民带来不便,但是寻找Facebook之外的替代信息来源其实很简单。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2-20/doc-ikftpnny8507515.shtml


Orange 7762文章 0评论 主页

资深媒体人

请你留言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用户登录